相关文章

铁皮石斛:离千亿元产值还有多远?

来源网址:http://www.ykzzgm.com/

  正值铁皮石斛的采收季节,记者走进广东省东莞市东坑农业园的铁皮石斛种植基地,工作人员正在忙着采收铁皮石斛鲜条。拿起一杯用刚采收的鲜条做的鲜榨汁,闻之有淡淡的青草香气,入口爽滑粘稠、口感醇厚,是当下时令养生保健不错的选择。铁皮石斛种植基地负责人、广东国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卢续贞告诉记者,刚剪下的鲜条市场价在3000元/公斤左右,一亩铁皮石斛,亩产值最多可达70多万元。

  中国中药协会石斛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明志告诉记者,目前我国15个省都在人工种植铁皮石斛,涉及十几个主产县、十几万农户和上千家企业,种植面积在9万亩左右,产量约3万吨,综合产值300亿元,预计未来可实现产值千亿元。

  兴起:从御用药材到百姓饮品

  兰科植物石斛属全世界有1500多种,中国有78种,其中药用石斛有约50余种,主要栽培种类有5种,包括铁皮石斛、霍山石斛、金钗石斛、细茎石斛(铜皮石斛)、齿瓣石斛(紫皮石斛)。

  “老祖宗的描述几千年来都没有更改,足以证明其功效的真实性。”在国内率先开展铁皮石斛试管苗快速繁殖研究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广西分所副研究员刘瑞驹说。药用植物可以从2个角度认定药效,一是遵循传统典籍记载,二是运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检测。

  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药用石斛保育与利用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段俊介绍,铁皮石斛的保健功效是石斛类中药效最好的,这是人们经验的总结,也有动物试验结果验证。在2010年新版的《药典》将铁皮石斛从石斛类中药材中单列了出来,记载:“铁皮石斛具有益胃生津和滋阴清热等功效,可用于热病津伤、口干烦渴、胃阴不足、食少干呕、病后虚热不退、阴虚火旺、骨蒸劳热、目暗不明和筋骨痿软等症之治疗。”

  我国浙江、云南、安徽、广东、福建、贵州、广西、湖南、江西、河南等省区均有野生铁皮石斛生长。由于野生铁皮石斛对温度、湿度、光照等小气候的要求近乎苛刻,生长非常缓慢,至少两到三年才能采收。而且自身繁殖能力低下,加上人们的过度采挖,目前野生的铁皮石斛数量十分稀少,分布零星分散。

  1986年,刘瑞驹首次发表论文介绍药用植物大口瓶加透明薄膜封口的组培方法繁殖种苗,为铁皮石斛种苗组培生产奠定了基础。此后,铁皮石斛开始人工规模化种植。2007年,段俊带领团队研发出了一整套不同于传统地栽模式的以苗床架空栽培为主要特征的栽培模式,并于2008年开始推广,较之地栽模式种植效益大幅度提高,后来的种植者基本上都采用了这种模式。

  “铁皮石斛在古代都是‘御用药材’,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杨明志说。目前,全国许多地方都提出了“打造百亿铁皮石斛产业”的口号,铁皮石斛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段俊认为,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市场需求。由于铁皮石斛的保健与药用功效比较明确,并越来越被消费者所认同,消费人群不断扩大,从而拉动了整个产业的快速扩张。

  瓶颈:市场不规范销售渠道受限

  铁皮石斛产业链可分为三层:组培—移栽—加工销售。所谓组培,就是将一粒铁皮石斛种子在培养基中培育成一株铁皮石斛种苗。其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无菌、恒温、恒湿,而且要经历从种子萌发到母苗再到成品苗3个阶段,生产周期长达一年多。同时,组培苗又不能长时间置于组培瓶中生长,一旦组培苗生产出来后如果不能按时销售出去的话就只能报废,因此,尽管种苗组培生产技术含量高,是整个产业链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并由此诞生了一批专业性组培公司,但2013年开始也因为新增种植面积增速趋缓而导致一些组培厂的倒闭或转产。此外,床式栽培工艺所需要的成本也非常高。

  当前我国广东、云南、浙江和安徽等南方省份,以及山东和河南等北方地区都在发展铁皮石斛产业,由于品种来源不一,种植区域气候生态环境千差万别,加上种植管理方式也不尽相同,因此产品中的多糖和醇溶性浸出物的含量等质量指标也相差很大,铁皮石斛各产地的价格相差十分悬殊。在产品深加工方面,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品牌。

  另一大问题是随着产量的增加,铁皮石斛销售渠道却不畅通。杨明志介绍,中药食用分为三类:第一为药食同源,第二为可用于保健食品,第三为禁用在保健品之中。铁皮石斛属于第二类,因此无法以鲜品形式进入商超。“只有制作为保健品之后,才便于广泛推广。”不过,申报一个有关保健食品许可(如枫斗晶、浸膏、饮料、胶囊、面膜、含片等),需要向国家食药监总局申报,周期需要3~4年,费用50万元以上,才能正式投放市场。而加工成药品门槛更高,这对于业内大多数处于起步阶段、主要投入基地建设的企业来说,无论是资金成本还是时间成本,都投入不起,严重制约铁皮石斛产业深度发展。

  “好东西卖不出去,成了最大的瓶颈。”杨明志很着急。目前,铁皮石斛只有一小部分通过鲜榨汁售卖,而且是在小规模的人际朋友圈范围内;大部分经过初加工做成干品枫斗作为药品原料通过药材市场出售,而药材市场容量有限,也并不规范。

  出路:定标准求品质

  “要进一步发展铁皮石斛产业,必须首先培育出适于当地种植的品种,在保证产量的同时,如何进一步降低种苗的生产成本和种植成本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段俊认为。

  杨明志也关注到一个现象,有的石斛品种价格跌到每公斤几百元的时候,好的铁皮石斛品种仍然可以卖到每公斤上千元,“可见保证品质的重要性,今后我们将为石斛建立‘DNA’数据库,品种不是由种植户自己说了算,而是要经过科学的检测。”

  经过很多次专家研讨,石斛专业委员会制定了一个详细的《食用铁皮石斛标准(行业)》,内容包括环境、种源、育苗、鲜品、质量安全、枫斗、检测等,来规范行业的发展。同时,协会在积极申请铁皮石斛能够进入药食同源目录。“这至少需要几年时间。”杨明志说。

  在东坑农业园石斛种植基地组培大棚里,数万瓶铁皮石斛生根苗整齐地码放在育苗架上,工作人员正仔细地进行检查并记录。苗床上,深绿色的石斛苗生长正旺。基地多方收集了40多株野外种苗,首先用形态分类学进行初步鉴定后,再用DNA测序技术对特定基因进行复核,并与基因库数据比对,保证其同源率在99.5%以上。在此基础上通过人工授粉坐果,种胚无菌培养,随后对组培苗抗逆性和抗病性等多种试验。为了解决人工种植的药材质量的问题,基地采取了有机仿野生种植,实现了铁皮石斛成活率在95%以上。另外,基地运用华南农业大学生物农药领先技术,和湖南惠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合作试验使用生物农药,效果不错。“杨明志预测说我国铁皮石斛会是一个千亿元规模的产业,我看这的确是一个正确的判断。尽管这需要时间。”卢续贞对记者说。